【原创】咏声动漫:发力原创动漫IP

来源:cfoworld 作者:本刊记者 冯珊珊 日期:2018-04-12 编辑:admin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页    

布局两年多的“动漫IP+产业”生态圈获得了巨大的增长,深入人心的原创IP品牌和涵盖玩具、婴童日化用品、儿童室内体验馆等等丰富的衍生品产业链打造了咏声动漫的产业影响力优势。
 
文/本刊记者 冯珊珊
 
基于产业融合形成的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生态体系,正在成为我国动漫产业新的发展方向。以IP为源头构建粉丝群,以内容扩大IP影响力,以玩具、游戏、电影等衍生产业实现IP价值,继而反哺IP的商业模式,形成了良性的发展循环。
 
成立于1986年的广东泳声唱片有限公司,因市场战略转型,在2003年进入动漫行业,成立了广东咏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4年起,咏声完善了商业模式,围绕旗下IP构建全产业链,并且成立了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咏声动漫”)。
 
在咏声动漫财务总监黎洁艳看来,面对动漫行业越来越多竞争者的涌入,咏声动漫依然能够保持在行业的领先地位,最重要的就是公司一直坚持原创产品制作为主的核心价值理念。
 
动漫IP+产业
 
目前,咏声动漫有多个原创动漫IP形象,最知名的包括“猪猪侠”“逗逗迪迪”和“疯狂小糖”等。
 
其中“猪猪侠”始创于2005年,作品多次打破国产动画片收视纪录,屡获国家、国际级大奖,如白玉兰金奖、金鹰奖、金猴奖、美猴奖等重量级奖项。
 
“逗逗迪迪”以“双语”和“多元智能理论”为特色,2016年,《逗逗迪迪爱唱歌》凭借超高人气以及精良的节目制作质量,荣获第21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学龄前儿童节目”的优秀作品推荐奖。
 
“疯狂小糖”诞生于2013年,是中国首部由儿童参与创作的3D动漫品牌,“疯狂小糖”相继获得金猴奖“最具潜力动画片”奖和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动漫产业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内容的原创性以及衍生于优质内容的IP运作。为了扎实提升动漫IP品牌力。咏声动漫一手抓创意,一手抓技术,曾多次组织主创团队与中、美、日、韩知名动漫大师交流学习,从数字媒体艺术和数字媒体技术两个方向着手学习国外先进的动漫理念,同时不断扩大研发团队规模。
 
“我们拥有一支200多人的3D动漫创作团队,其中3人是经过广电总局认证的国家级优秀动画创造人才,被列入国家科技创新基金项目的‘3D立体动画技术智能化系统服务平台’。在播映渠道上,咏声动漫与国内主流儿童频道、省级卫视、国内主流新媒体、公交媒体、电影院线和剧院等达成长期稳固合作。”
 
为了全面升级产业生态圈,咏声动漫大胆跨界融合动漫+科技。2016年5月,向深圳市启赋娱乐有限公司投资100万元,布局AR、VR娱乐内容。
 
黎洁艳介绍,当前,咏声动漫的商业模式有IP+玩具销售、主题乐园授权、IP品牌授权的领域扩充到日用品、食品、玩具等100多个品类。
 
布局两年多的“动漫IP+产业”生态圈获得了巨大的增长,深入人心的原创IP品牌和涵盖玩具、婴童日化用品、儿童室内体验馆等等丰富的衍生品产业链打造了咏声动漫的产业影响力优势。
 
黎洁艳介绍,咏声动漫除了继续深挖国内动漫市场外,还拓展到海外市场,已培育了三个海外合作项目,合作方包括美加日韩等。海外的发行渠道已经拓展到23家,包括MBC、ASTRO、YOUTUBE。覆盖地区美国、韩国、欧洲、中东、东南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外企人在民企的胜利
 
入职咏声动漫之前,黎洁艳一直都是在外企工作,她拥有香港公开大学研究生学历,曾经从事3-4个不同行业背景的外企,从事过不止5-6个财务管理岗位,到后来转型到了亚太区层级的ERP项目管理组。
 
外企的财务架构划分很工整,工作划分也细致严谨,从预算组、报表组、税务等等都是由专业的人进行操作,如果快消公司,还会配上专业的业务财务伙伴,还有各种的审计,公司由上而下的流程也很规范。因此在外企工作的财务人员,都非常忠于流程,执行力也非常强。国际化的管理很注重人员授权管理机制,让各种业务在拓展的同时依然保持在有序稳定的管理当中。
 
“我很庆幸在外企二十年的经历中,接触到了国际跨国公司强大和先进的管理系统和管理理念,也融入了外企积极向上,勇于创新和拓展的企业文化,特别外企对团队协同运作的认知高度,培养了我不畏困难,勇于挑战以及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
 
正因为过往在外企丰富的经验,黎洁艳来到咏声动漫出任财务总监岗位,担负起整个公司财务负责人的角色,并没有让她有不适应的感觉。相反,正因为有以往的经历,让黎洁艳有足够的底气去迎接公司从有限责任公司到股份公司,再到新三板公众公司的转型。
 
近年来,动漫产业愈发受到资本追捧,《大圣归来》、《十万个冷笑话》等国产动漫电影良好的市场反应,增强了大家对国产动漫的信心,也激发了资本对国产动漫行业的热情。以奥飞娱乐、光线传媒、长城动漫、美盛文化等为代表的文化传媒类上市公司,凭借其雄厚的资本实力,除收购IP外,这些行业内的领航者也进行电影、游戏、科技方面的收购布局,不断丰富、完善自身的产业链。
 
紧跟中国动漫的市场化发展趋势,咏声动漫积极引入机构投资者,通过“授权、研发和开放销售渠道”的模式,构造多样的生态圈。2016年3月4日,咏声动漫挂牌新三板,一年后,咏声动漫公告自2017年8月7日起终止其股票挂牌,准备申报IPO。
 
对于公司即将面临IPO申报的挑战,黎洁艳信心满满,“这将让我职业生涯再一次获得进一步的提升。这个经历非常值得我个人的骄傲,也为外企人能在民营企业成功转型而感到自豪。”
 
知识产权才是王道
 
“动漫行业跟我之前从事传统制造业公司最大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动漫行业出售的是知识产权的使用权,在成本归集、收入确认和成本结转跟制造销售型行业非常不一样,主营业务收入的认定对合同约定和业务实质需要更加细致的考究,主营业务收入认定的时点以及对未来收入预测的准确性,将会对整体收入和成本结转有关键性的影响。行业财务的特殊性需要财务对业务有更深入的了解后才能做出正确和合理的判定。”黎洁艳说。
 
动漫制作是一种高劳动密集型的工作。高昂的技术型人才+长时间的制作周期+昂贵的硬件设备+明星配音等,成本相当高。
 
以一集20分钟的动画为例,平均分镜数是300~400个,每个镜头平均需要8~12张左右的原画。现在一集动画的平均原画数是5000张左右,因此一般一集动画根据工期和制作经费不同可能会请5~20位左右的原画师来进行制作。原画一方面被拿去给声优做配音,另一方面被分配给动画外包公司,为关键帧之间的补帧动画和上色提供支持。动画完毕之后还需要进行摄影,最后,音画同步、编修、成片、送交电视台。
 
据了解,当初迪斯尼制作《狮子王》花了三年时间,第一年一百多个原画到非洲写生,找各自对应的角色,整个团队的花销可想而知;第二年则在工作室里创作,还要把造型和配音演员靠拢(那些配音演员也是大牌如杰瑞米艾恩斯、詹姆斯厄尔琼斯等)当时的3亿本土票房说是靠钱堆出来的实不为过。
 
正因为如此,融资难一直就是国内中小动漫企业难以克服的痼疾。“众筹”一度成为行业的热词,也出现了《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十万个冷笑话》等成功案例,但大部分众筹项目的收益情况并不乐观,而且众筹的规模较小,《大圣归来》制作成本上亿,而众筹资金仅为780万,《大鱼海棠》通过众筹募集到158万,制作成本则高达3000万。
 
在黎洁艳看来,众筹作为近几年新型的融资渠道,确实能增加项目在实施前的曝光率,实现与平台之间的资源置换,有效提升品牌的影响力。
 
但是,“国内的众筹模式现在还不成熟,虽然众筹可以作为动漫企业融资的其中一个方式,让更多的人有了支持国内动漫发展的动力,但是众筹因缺乏资金管理监控机制,并且为了避免非法融资,众筹项目不能以股权或者资金作为回报,而以实物、服务或者媒体内容作为代替。加上国内动漫产业目前也处于初级阶段,制作成本较高,而来源相对单一,这也会让一部分众筹兴趣者持观望态度。因此国内的众筹模式不能成为动漫行业融资的一根救命稻草。”
 
黎洁艳认为,法律法规对众筹的约定方式以及与传统的“公募”和“私募”的界限的划分不清晰,证监会是否对股权众筹是否也要取得严格的牌照尚未定论,这会给众筹项目带来法律上的不稳定因素。动漫行业的电影发行或者电视剧发行的收入也存在票房收入或者预期版权收入不稳定的情况,一旦出现预期收益达不到的情况下,也会出现项目发起人资产被冻结的情况,增大了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
 
令动漫从业人士更为头痛的问题是:复杂产业链带来的版权纠纷。由于每一次动画制作所涉及的公司都太多,从制作团队、到版权方、发行方和周边厂商,利益非常容易分配不均。
 
比如在小说改编漫画时,漫画的版权是小说作者和漫画作者共有的。而小说改编动画时如人设沿用漫画形象,那么则需要征得小说作者和漫画作者两方的授权。如果原作直接改编动画,那么动画人设的版权也同样是作者和动画制作放所有。同一作品,不同形象(人设)可能会涉及很多方版权。同样的情况还会出现在OST专辑、角色歌CD、手办、扭蛋、食玩和衣服鞋帽钥匙挂坠等一切商业二次创作的周边产品上。
 
在黎洁艳看来,可以规避上述的风险的方法就是“加强企业对知识产权的认知能力,通过正当渠道取得授权产品,以合同形式签订双方授权合同,明确授权方与被授权方的权利义务关系,避免不清晰授权所带来的利益损害。”
 
日漫作为行业内无可争议的佼佼者,在20世纪初期就跟美国的动漫基本平分天下,而中国动漫在20世纪60年代仅仅停留在比较初级的层面,很多的动画都是以动物或者神话人物为主,故事情节也较单一和理想化,观看对象仅仅限于青少年。
 
“日漫能在早期发展迅速,需要提及的一点是动漫的投资链条较长,把动漫的上游和下游基本都链接起来,分散了产品开发的风险。在这一点上国漫是可以借鉴参考的。”
 
在黎洁艳看来,日漫一直都专注自己的日本本土文化,而国漫很多时候是模仿美国或者日本的文化创作,欠缺对中国文化上的延伸。中国动漫在近10年的发展,有了很大的飞跃。有部分原创动漫来自于民营企业,因不受国有企业诸多流程的限制,民企国漫在内容设计上会有大胆的尝试,甚至会颠覆固有的思维模式,在保留中国文化传统的基础上,突出现代社会价值观,让更多年龄段的受众接纳。
 
另外,“国漫产品质量也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产品属性细分开始慢慢成熟,相信加以时日,国漫也能像日漫一样,走出一条属于自己个性化的道路。”
 
>>  CFO小传·黎洁艳 
 
>  2015年5月至今咏声动漫财务总监;
 
>  2014年11月至2015年5月咏声有限财务负责人;
 
>  2013年6月至2014年5月亨氏(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财务经理;
 
>  2012年10月至2013年6月亨氏(亚太)地区SAP项目财务流程经理;
 
>  2009年9月至2012年10月亨氏(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内控/内审和流程管理经理;
 
>  2008年1月至2009年5月美国友邦(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报表科财务经理;
 
>  2005年7月至2007年12月联合利华(中国)有限公司华南区销售财务副经理;
 
>  2002年11月至2005年7月广州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资金主管。
 
【版权声明】:本文属独家文章,版权归《首席财务官》杂志社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其法律责任。
 

返回首页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链接:


《首席财务官》杂志社文章及图片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Kangde Law House
杂志合作热线:010-6825 6686     网站合作热线: 010-6825 8216    
传真: 010-6825 5976      互动邮箱:admin-w@topcfo.net
地址:北京万寿路翠微中里16号院15号楼北3层 京ICP备09081152号   邮编: 10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