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贷危机整整十周年 一览全球金融系统变化

来源:凤凰网 作者: 日期:2017-08-11 编辑:admin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页    

8月10日据《今日美国》报道,在十年以前的8月9日,法国巴黎银行宣布暂时禁止专门对美国抵押贷款债券进行投资的对冲基金提款。那一天标志着一场信贷危机的开端,这场危机所带来的结果是投行巨头雷曼兄弟在一年以后破产,并引发了2007-2009年间的大萧条时期。

 
  “没错,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的开始时间是在略早一些的2007年2月份,但货币市场直到8月份的那一天才认识到了这一点。”前美林交易员、因其货币相关押注而给美林带来了4.5亿美元亏损而知名的亚历克西斯·斯滕福斯(Alexis Stenfors)说道,他现在是英国朴茨茅斯大学的商务教授。“在那时,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将会变得远大于美国自己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认识到这场危机将会蔓延到所有地方的所有市场上去。”
 
  这场危机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期间发生的变化如下。
 
  央行纷纷出台新规
 
  从2008年开始,各大央行有史以来第一次采取了联手行动以拯救全球金融系统,当时各大央行携手采取了下调基准利率、对银行进行资本结构调整、购买“有毒资产”、以及通过政府债券购买计划来向本国或本地区经济注入流动性等措施。
 
  斯滕福斯称,在此之前,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及其他央行从来都没有因为想要抵御全球经济衰退的威胁而联手合作过。“它们在当时所做的事情是人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央行会去做、或是在如此之大的规模上这样去做的事。而且,它们还这样做了好多次,这就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这些央行的看法。”他说道。
 
  政府收紧银行监管
 
  自金融危机以来,金融监管机构所推出的新规可以列出一份长长的名单,其中包括2010年美国的多德-弗兰克金融改革法案等,这项法案强迫银行必须持有更多的资本以抵御未来可能蒙受的亏损,并对投机性交易进行了限制,此外还强迫银行将其投资部门和个人消费者部门分离开来,目的是控制其利用自己的资金来从事风险交易的能力。不过,现任特朗普政府则希望撤回这项法案。
 
  在欧洲,政策制定者们则试图让该地区的金融行业变得更具回弹力,具体做法则是加强了欧洲央行对银行进行监管的权力,其内容包括由欧洲央行对银行业进行“压力测试”和提高复杂衍生品的透明度等。
 
  欧洲游说组织金融市场协会(Association for Financial Markets)的全球监管专家迈克尔·利弗(Michael Lever)称,在开展“压力测试”、对银行进行资本结构调整以及解决不良贷款问题等方面,美国当局采取行动的速度快于欧洲当局。他还补充道,时至今日,“修复这个行业板块的广泛目标已经完成”。
 
  低息政策盛行
 
  在2007年8月份,影响到信用卡、房屋净值贷款和其他消费者贷款的美联储基准利率为5.25%。而在今天,尽管美联储自2015年12月份以来已经四次加息,但联邦基金利率仍旧处在1%到1.25%区间的极低水平。在英国,央行基准利率仍旧处在0.25%的历史最低水平,相比之下十年以前为5.75%。欧洲央行的基准利率目前为零,而在2007年时则高达4%。即使是在经济增长率较高的中国,央行基准利率也已经从2007年时的7.5%下降到了4.3%。
 
  这种极低的利率水平所反映出的不仅是全球经济在走出大萧条时期以后复苏缓慢的现状,同时也表明尽管经济增长速度已有所加快,但通胀率则仍旧处在很低水平。低息政策对那些拥有抵押贷款或其他债务的人起到了帮助作用,但对于储户来说则是一件令人颇感痛苦的事情。
 
  美联储研究人士迈克尔·基利(Michael Kiley)和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作出预测称,“自然的”长期利率应该在3%左右。但是,美联储一直都不愿迅速上调基准利率,原因是通胀仍旧处在远低于该行2%目标的水平。
 
  前景终于略显光明
 
  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报告称,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前景正在变得光明起来。欧盟统计局(Eurostat)预测,今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率将会达到2.1%,创下十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金融危机中受创最深的国家之一西班牙的失业人数已经减少到了400万人以下,这是八年以来的第一次。
 
  在美国,股市已多次创下历史新高,而美国劳工部公布的7月份非农就业报告则显示失业率下降到了4.3%的16年新低。服务于央行的国际清算银行(BIS)在6月份指出,全球经济的“近期前景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以来最好的”。
 
  但与此同时,国际清算银行还在报告中指出了多种风险因素,称其可能会对上述改善中的前景造成威胁,比如说通胀上升、消费和投资活动表现疲弱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加深等。
 
  另外,经济复苏的进程是不均匀的。举例来说,希腊仍旧面临着庞大的债务负担,该国的失业率高达25%左右。去年,巴西经济收缩了3.6%,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周期。而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家庭正面临着令人担忧的消费者贷款水平。
 
  “监管机构已经作出了许多改变,并加强了自身能力,央行利用各种特殊措施对市场进行了干预,但经济的表现还是不够好。”斯滕福斯说道。“在某些国家,失业率和GDP的表现还是可以的,但整体而言——举例来说,看看欧元区就知道了——过去几年时间里的表现则并不是很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首席财务官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返回首页    发送给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链接:


《首席财务官》杂志社文章及图片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Kangde Law House
杂志合作热线:010-6825 6686     网站合作热线: 010-6825 8216    
传真: 010-6825 5976      互动邮箱:admin-w@topcfo.net
地址:北京万寿路翠微中里16号院15号楼北3层 京ICP备09081152号   邮编: 100036